《花好月圆》《莫忘今宵》都出自他的笔下

正在上映的《速度与激情7》中,当片尾曲《seeyou again》(与你重逢时)旋律响起,配合着银幕上“ForPaul”(向保罗致敬)几个字,被无数观众称之为“最催泪”桥段。这首感怀斯人已逝、情难自已的歌曲也随着票房飘红,同时登上世界各地多个音乐排行榜。甚至有人称,若没了“向保罗致敬”这柔情百转的三分钟,《速度与激情7》充其量也只是一部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砸钱摔车给你看”的好莱坞商业大片。

谈及中国早期电影配乐,不得不提黄贻钧的名字。5月4日将迎来著名音乐家黄贻钧的百年诞辰,作为中国交响乐奠基人,他对中国电影配乐的杰出贡献却很少有人知道。记者从上海交响乐团艺术档案资料室查阅的相关资料显示,从1935年电影《天伦》的配乐,到1987年为纪录片《蔡元培生平》作曲,半个多世纪的光阴里,黄贻钧参与配乐的电影多达六七十部。

作为中国第一代指挥家,黄贻钧为电影配乐纯属机缘偶然。那是1939年抗战时期,颠沛流离之际,适逢中国早期电影宗师费穆执导《孔夫子》,特邀黄贻钧负责该片音乐工作,为了表现这位两千多年前的杰出人物,黄贻钧选用了古琴等民族乐器,并且请到古琴专家担任演奏,效果出奇地好。

《莫忘今宵》是黄贻钧的第一首成名电影歌曲,只是几经传唱,已经很少有人能记住原作者的名字了。

根据美国电影改编而成的《浮云掩月》拍摄于1943年,讲述了一对夫妻由于第三者的出现婚姻产生危机的故事。其中的插曲《莫忘今宵》由影片女主角、当时的红星龚秋霞演唱,轰动一时。据当年资料记载,在新加坡流行华语歌曲中,龚秋霞所演绎的《莫忘今宵》是当时最受欢迎的歌曲之一。

《莫忘今宵》还受到了当时百代公司唱片发行量最高的女歌手“金嗓子”周璇的力挺,这首金曲经过几十年仍在港台地区大受欢迎——后来邓丽君在20世纪80年代也多次翻唱过这首歌,并收录在《中华歌女》专辑中,以至于后来内地歌迷常常误以为这首歌为邓丽君所首唱。

黄贻钧在《莫忘今宵》“一炮打响”之后,劲头更足了,不久又写出了同样名声大噪的《花好月圆》。他曾经对媒体披露了创作过程:“如同我写第一首小品一样,(写《花好月圆》)也是很偶然的。那时我还没有学作曲法,不懂得作曲规范,但却写得很快。我哼给同事陈中听,并请他题名,他听后就给了《花好月圆》这个标题”。

1945年抗战胜利后,我国电影进入一个发展期,成立了许多电影公司,并拍摄了大量电影。这些电影中有不少在思想性、艺术性上都达到一定高度,具有积极艺术追求的进步影片大量涌现,而对编曲、演奏者的需求也空前巨大。

从1946年到1949年,由黄贻钧配乐的电影不下二三十部。在这些影片中,有《喜迎春》(1949年,应云卫导演)、《小城之春》(1948年,费穆导演)、《天堂春梦》(1947年,汤晓丹导演)、《莺飞人间》(1946年,方沛霖导演)等。

当年让黄贻钧难忘的是,至今仍受好评的影片是费穆导演的经典之作《小城之春》。片中人物并不多,费穆着力刻画人物的感情世界,突出音乐的表现力,让黄贻钧有了用武之地,“在影片中我努力追求音乐情调与影片整体风格的统一,用抒情的音乐主题展现影片的情节气氛”,黄贻钧曾回忆道:“我还别出心裁地借用了两首当时非常流行的民歌作为插曲,一首是哈萨克民歌《可爱的一朵玫瑰花》,另一首是《在那遥远的地方》,两首歌在烘托情节的效果上都起了很好的作用”。

为了更好地进行配乐工作,黄贻钧邀集12人组成业余小乐队,称之为“配音帮”。当时制作电影的周期很短,发展到后来甚至达到了“今天看片、明天录音”的程度。黄贻钧经常通宵不停地写,“写不动的时候,就自己打葡萄糖针硬顶着,但这样的身体状况会影响作品质量”,黄贻钧说,有时除了自己创作外,不得不使用现成的、经过改编的西洋音乐片段去配画面。

黄贻钧当年的工作场景可以用“日夜颠倒”来形容:接到配乐任务后连夜回家闭门作曲,写完一段总谱即由当时“配音帮”里负责双簧管演奏的陈传熙、负责长笛演奏的韩中杰抄写分谱,第二天晚上就送去电影厂录音。录音过程也经常是通宵,而次日清早还得照常上班,“有时搞得很紧张,电影院已在首映前两本电影胶片,而后几本的混合录音还在进行,好几次都是为了赶上放映,录完后飞奔着送到电影院”

1、大众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大众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大众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大众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大众网书面授权。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