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陈文乐:滚油入喉、逼女人吃排泄物虐待致死庭审时却在嬉笑

最后被虐待的精神失常,凄惨死去。肢体分解,头骨装到了可爱的Hellokitty娃娃身上。生前30天,樊敏仪究竟经历了怎样的折磨?

樊敏仪的悲剧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了?究竟是自己当时太无知?还是她这一生运气太差,碰见了这群丧心病狂的人?一条年轻的生命,结束在了几千块钱的诱惑之下。一条生命在这群人眼里,竟然还不如动物。

1999年,年仅23的樊敏仪,在香港得夜总会当陪酒小姐,说是陪酒小姐,其实主要接的都是皮肉生意。每天拼命的接客,最后甚至怀孕了,都不能休息。才23岁的小姑娘为什么这么需要钱了?

她之所以这么拼命的工作,主要是为了还陈文乐的高利贷。我们都知道以前的高利贷,利滚利,利率高得吓人。而且高利贷,总是伴随着殴打、威胁、绑架之类的。

那时候,一般放高利贷的,身边都雇了打手。专门干这些。所以,为了还清陈文乐的高利贷,樊敏仪怀着孕都必须接客。但是面对越来越高的利息,她毫无招架之力。于是,樊敏仪准备带着亲人一走了之。

成文乐眼疾手快地带着2个同伙,把樊敏仪绑到尖沙咀的一栋单元楼里面,囚禁了起来。

樊敏仪从出生就是一个悲剧,大概是因为重男轻女的原因,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幸好还有祖母,不然

看见了睡着的陈文乐,陈文乐作为这个夜总会的老板,在自己的舞厅里睡着,本来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吓得21岁樊敏仪不敢否认,承认了自己的偷钱行为,并告诉陈文乐自己目前无力偿还。

本来以为陈文乐会把她怎么样,谁知道陈文乐温和地告诉她,不用着急,这个钱就当自己借给她的,慢慢赚钱还,但是有利息。

这态度直接激怒陈文乐。直接带着26岁的梁胜祖,还有19岁的梁伟伦,将工作中的樊敏仪,在大庭广众之下从舞厅带走。这时候的樊敏仪,还不知道事情的可怕性。陈文乐三人,将樊敏仪带到沙咀的一栋单元楼里面,然后用绳子把樊敏仪反手绑起来。樊敏仪开始害怕了起来,但是为时已晚。

三人用木板把窗户封死。让外面看不到里面。之后的几个星期。他们用滚烫的热油灌进樊敏仪的喉咙,听着女人的惨叫,看着女人痛苦的样子。还在樊敏仪的伤口涂辣椒油,让她更加痛苦。然后每天把她吊起来殴打,侵犯。把胶管子烧化,滴在樊敏仪的伤口上。看着樊敏仪被折磨得不省人事,用打火机烧她的脚板心。

还逼迫她喝他们的尿液,吃人体排泄物,完全不把樊敏仪当成一个人看,甚至连动物都不如。

(我想经历这么多折磨,她都没有放弃生命,一定是想着回去看看祖母,如果自己离开,那么祖母一定会很难过。她还没有来得及,就让祖母过上更好的生活。)

本来以为离开这个世界,就摆脱了折磨。但是这群禽兽对她的羞辱依旧没有停止。他们回来后看到,女人已经没有气息,害怕自己的行为败露,为了掩盖罪行,他们将樊敏仪尸体分解。

最后到最难处理的头颅,由于难处理,煮熟后,陈文乐看到旁边躺着一个Hellokitty娃娃,就把娃娃里面的棉花掏出来,把她的头颅放进去。

处理完樊敏仪后,陈文乐以为这个事情,会随着时间慢慢过去。但周围额邻居总感觉附近蔓延着一股恶臭味。

最后,13岁的第3作案人的女朋友,去到警察局报案,警察去到案发的房子,看到现场惊人的一幕幕,屋里还有没洗干净的锅具,肯定是用来处理樊敏仪的器皿。

走廊躺着一个还有血迹的Hellokitty,打开里面就是樊敏仪的头骨,上面布满蛆虫。

然后警方立马逮捕了3人。先是拘捕了陈文乐,第二天就抓捕了梁胜祖,由于时的梁伟伦已经知道他们被抓,马上跑路到内地。然后香港的的警察和内地警方联手通缉他。

最后在一次查验身份证时,由于他形迹可疑,最后一对比,发现是香港重点通缉的罪犯,马上逮捕,然后遣返香港。

之后这个13岁的失足少女,在法庭上作为重点证人,一一指控了了3人的罪行。

她目睹了一部分的恐怖罪行,但是仅仅只是她看见的一部分,都已经让人连听都无法听下去,看见受害者当时是多么的痛苦。

这个人的残忍,让人胆寒,可怜的花季少女就这么因为几千块钱,被他活活的折磨至死。

如果当时她没有认识陈文乐这个魔鬼,奶奶没有生病,父母没有抛弃她,那么她的世界是不是如骄阳一样,灿烂明亮的活着。

可是事实的真相就是这样,花季少女还没有带着祖母过上向往的生活,就被活生生的折磨死了。

但愿她离开人世间,去了天堂,忘记人世间的这一趟,下辈子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疼爱她的父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