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兰西特派》参考大量德彪西音乐:让电影处于达达主义情绪地带

早在两年前已经听闻鬼才导演韦斯安德森计划拍摄电影《法兰西特派》,邀请艾德里安布洛迪、蒂尔达斯文顿、“甜茶”蒂莫西柴勒梅德等一众既有名又有趣的演员,让人好奇不已。演员阵容固然令人咋舌,不过对于我们这样的《纽约客》杂志重度拥趸而言,单是见到那些宛若知名杂志经典封面的电影海报,已经足够引颈期待。

《法兰西特派》以几个故事片段连缀而成,采用拼贴手法叙事,故事之间各自独立又彼此关联,共同温情回望纸媒曾经的风华和绚丽。电影剧本以倒序写成,回溯这间名为“法兰西特派”的特色杂志如何从一间驻法国城市的美国杂志社中诞生,以及多位怪咖名记者如何以古怪、独特又不乏深意的方式采访监狱里的艺术家、罢课学生领袖乃至街头流浪汉等,记录这座城市的新旧与兴衰。观看两个半小时的影片,宛若从头至尾翻看整本杂志,苦乐悲喜交织,不忍释卷。

韦斯安德森的电影作品之所以极富个人风格,不单在于他天马行空的剧情构思,还在于影片的用色瑰奇。有人用“马卡龙式”来形容影片的用色,以法式经典甜品来晕染一部充满法式浪漫与奇幻的电影,我觉得十分恰切。影片将黑白二色与缤纷彩色彼此穿插,令到影片氛围时而诙谐、时而忧郁,时而搞笑、时而深沉。人们总是说:喜剧的内核常常是悲剧。这部影片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影响无远弗届的当下,再讲述报纸和杂志社一众作者和编辑的故事,是导演也是一众对字纸深怀感情的人们的至深心声。

用色之外,电影配乐亦是一大特色。音乐点缀影片间隙,好像精致法国甜品上的一粒樱桃,看似不经意,实则不可或缺。为影片创作配乐的作曲家亚历山大德斯普拉曾获得十次奥斯卡原创音乐提名,并凭借《布达佩斯大饭店》和《水形物语》两度获奖。他曾在接受访问时,称这电影“美丽、有趣、疯狂”,而他在处理配乐的时候,“参考了德彪西、萨蒂等作曲家的大量音乐,以确保让电影处在达达主义情绪的地带”。

德彪西的音乐一直为德斯普拉所爱,在《法兰西特派》中,亦有这位法国印象派作曲家的钢琴作品选段。当欧文威尔逊饰演的记者骑着自行车在法国小城自在穿行的时候,德彪西的《第一华丽曲》顺势出场,高低起落,轻盈迷离,宛若一首流丽的诗。

德彪西一生创作的众多钢琴曲中,两首华丽曲颇受乐迷欢迎。这位法国作曲家将自己的音乐创作理念糅入华丽曲的写作之中,将这一曲式推向新情境。古典主义发展至后期,大部分作曲家愈来愈追求曲目编制的宏大和配器的丰富,而这些并不是德彪西的追求。他更关心细腻和微妙的情绪,以迷人的装饰音、和声的多变以及编曲的不循常理,挑战既有的风格。从这一层面看,德彪西与《法兰西特派》的导演安德森都扮演着某种“反叛者”的角色:当德彪西以精巧迷人的乐音对抗古典风格的庞然时,这位美国当代导演在如今的电影世界中同样凭借独树一帜的风格,对抗商业电影的程式和逻辑。

少了安德森的电影圈,票房数字恐怕不会有显见的下跌,但人们对电影的想象和期待,恐怕会减低不少。就像《法兰西特派》中即将停刊的杂志那样,虽古怪另类,虽不紧随时代潮流,却让人念兹在兹,久久难忘。

早在两年前已经听闻鬼才导演韦斯安德森计划拍摄电影《法兰西特派》,邀请艾德里安布洛迪、蒂尔达斯文顿、“甜茶”蒂莫西柴勒梅德等一众既有名又有趣的演员,让人好奇不已。演员阵容固然令人咋舌,不过对于我们这样的《纽约客》杂志重度拥趸而言,单是见到那些宛若知名杂志经典封面的电影海报,已经足够引颈期待。

《法兰西特派》以几个故事片段连缀而成,采用拼贴手法叙事,故事之间各自独立又彼此关联,共同温情回望纸媒曾经的风华和绚丽。电影剧本以倒序写成,回溯这间名为“法兰西特派”的特色杂志如何从一间驻法国城市的美国杂志社中诞生,以及多位怪咖名记者如何以古怪、独特又不乏深意的方式采访监狱里的艺术家、罢课学生领袖乃至街头流浪汉等,记录这座城市的新旧与兴衰。观看两个半小时的影片,宛若从头至尾翻看整本杂志,苦乐悲喜交织,不忍释卷。

韦斯安德森的电影作品之所以极富个人风格,不单在于他天马行空的剧情构思,还在于影片的用色瑰奇。有人用“马卡龙式”来形容影片的用色,以法式经典甜品来晕染一部充满法式浪漫与奇幻的电影,我觉得十分恰切。影片将黑白二色与缤纷彩色彼此穿插,令到影片氛围时而诙谐、时而忧郁,时而搞笑、时而深沉。人们总是说:喜剧的内核常常是悲剧。这部影片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影响无远弗届的当下,再讲述报纸和杂志社一众作者和编辑的故事,是导演也是一众对字纸深怀感情的人们的至深心声。

用色之外,电影配乐亦是一大特色。音乐点缀影片间隙,好像精致法国甜品上的一粒樱桃,看似不经意,实则不可或缺。为影片创作配乐的作曲家亚历山大德斯普拉曾获得十次奥斯卡原创音乐提名,并凭借《布达佩斯大饭店》和《水形物语》两度获奖。他曾在接受访问时,称这电影“美丽、有趣、疯狂”,而他在处理配乐的时候,“参考了德彪西、萨蒂等作曲家的大量音乐,以确保让电影处在达达主义情绪的地带”。

德彪西的音乐一直为德斯普拉所爱,在《法兰西特派》中,亦有这位法国印象派作曲家的钢琴作品选段。当欧文威尔逊饰演的记者骑着自行车在法国小城自在穿行的时候,德彪西的《第一华丽曲》顺势出场,高低起落,轻盈迷离,宛若一首流丽的诗。

德彪西一生创作的众多钢琴曲中,两首华丽曲颇受乐迷欢迎。这位法国作曲家将自己的音乐创作理念糅入华丽曲的写作之中,将这一曲式推向新情境。古典主义发展至后期,大部分作曲家愈来愈追求曲目编制的宏大和配器的丰富,而这些并不是德彪西的追求。他更关心细腻和微妙的情绪,以迷人的装饰音、和声的多变以及编曲的不循常理,挑战既有的风格。从这一层面看,德彪西与《法兰西特派》的导演安德森都扮演着某种“反叛者”的角色:当德彪西以精巧迷人的乐音对抗古典风格的庞然时,这位美国当代导演在如今的电影世界中同样凭借独树一帜的风格,对抗商业电影的程式和逻辑。

少了安德森的电影圈,票房数字恐怕不会有显见的下跌,但人们对电影的想象和期待,恐怕会减低不少。就像《法兰西特派》中即将停刊的杂志那样,虽古怪另类,虽不紧随时代潮流,却让人念兹在兹,久久难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