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园杀人犯翁仁贤法庭上辱骂法官听到死刑判决立马怂了

《晋书·阮籍传》里有句话说:“杀父,禽兽之类也。杀母,禽兽之不若。”意思是说杀父是禽兽的行为,杀母是连禽兽不如,因为不管怎么说父母都是生养你的人。即使抛开父母这层身份,弑父杀母也是法律上所不允许的行为,无论他们言行是否有错。都不能以痛下狠手的方式报复,更何况生养之恩大于天,这岂不是连人性都没有了。

然而,世上的人这么多,总会出那么几个灭绝人性、禽兽不如的。福州的吴谢宇,成都的罗筱闵,桃园的翁仁贤都是这类人。不同的是后者比前两位都狠,他不光杀害了自己的双亲,还烧死了另外四位亲友。并且极度嚣张,法庭上辱骂法官,对镜头比中指笑问“我帅吗”。一直到听见死刑判决那一刻才怂了,那么翁仁贤究竟为何要烧死六位至亲?

事情要从2016年的2月7日说起,这天农历是除夕夜,按照中国人的传统惯例是要一家人和和美美的聚在一起吃团圆饭。住桃园市龙潭区的翁家自然也不例外,一家17人齐聚一堂,气氛好不融洽。众人有说有笑,丝毫没有注意到一旁翁仁贤冰冷怨毒的眼神,一直到他忽然出去。又忽然拿着一桶汽油冲进屋内挥洒,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被泼了个猝不及防。

就在他们意识到危险时,翁仁贤毫不犹豫的点燃了火,火势之大难以控制。等警察赶到,扑灭火时,已经造成了极大的伤亡。翁仁贤年逾八十的老父母,还有侄子、侄女、侄媳以及看护均在火中丧生,另有五人被烧伤。对于为何要放这把火烧死至亲,翁仁贤与亲属有不同的说法,翁仁贤认为是父母有负于他。

他高中时想读农,却在母亲的坚持下学了汽修科,因为不感兴趣导致学业生涯不顺。仅仅考了一个高中,哥哥姐姐们却能平稳念书到大学毕业,本就觉得比不过表现优秀的兄姐。后来外出工作、创业都以失败告终,无法排解苦闷的他将所有的责任都怪在母亲身上,认为是他们偏爱大哥导致自己人生不顺,由此生出杀心。

翁仁贤的亲属则说,实际上是他自己的问题,他聪明却好高骛远。一旦别人跟他的意见稍有不同就会反应激烈,暴躁易怒,此前就有过殴打父母、亲人的行为。由于他年纪最小,哥哥姐姐们都不计较这些,尽自己的力帮衬。每次他投资失败时,都是靠家里人资助度过难关的,可人的帮助也是有限度的。

毕竟他们也有自己的家庭不是,毕竟年迈的父母还需要供养不是,所以家人近期决定不再援助。双方由此爆发争吵,早在案发前,就因为这件事在除夕都大吵了一架。亲属认为,恐怕这才是酿成杀机的原因,实在是他人格扭曲所造成的。起因如何争执不休,可以肯定的是,翁仁贤对自己弑父母杀亲属的举动毫无愧疚之心。

开庭前夕,在记者面前“比中指”,更微笑的询问记者:“我帅吗?有拍到吗?”举止态度十分轻浮,法庭上的表现更是令人气愤,法官历数他所犯下的罪行。严厉质问他为何要这样做,他却只是微笑,不肯回答一个问题。等法官问的问题惹怒他了,翁仁贤便呛法官要多读点书,甚至公然恐吓要追杀自己哥哥。

态度极差,虽然认罪,但不愿对其他家属表示任何歉意。而不管起因如何,翁仁贤烧死包括父母在内的六人是事实,他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其中杀死至亲,尤其是有养生之恩、行动不便的老父母,在法律上是不可饶恕的重罪。

哪怕此案系民间矛盾引发的故意杀人,也应当从重处罚,其量刑在死刑、死缓、无期徒刑之间。虽然桃园的法律有别于内地,但同样认可的是,翁仁贤犯罪情节极其严重。故法院审理后认为翁仁贤手段极为残忍毒辣,从始至终无悔悟之心,犯后言辞依然充满报复之意。鉴定认为他已难再教化,也无回归社会的可能性,一二审均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直到听见被判处死刑的这一刻,翁仁贤那始终抬着的头颅才有所松动,微微颤抖起来。显然,这个心狠手辣的恶魔的也怕了,在死刑面前怂了。可就算是他有所悔悟,此时也晚了,三审同样维持死刑判决。2020年4月1日,法务部长签出死刑执行令,当晚翁仁贤被拉往刑场执行死刑。个性怪异的他,就连伏法前也不配合,硬是折腾了快一小时才执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