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文章内容尺度较大但人性的认知差距更大

1885年,劳伦斯出身于英国诺丁汉郡伊斯特伍德的一个矿工家庭,念过大学,从事过会计、教师等职业,从1912年开始,劳伦斯成为专业作家。

劳伦斯的父亲是一个近乎文盲的矿工,说话带着浓重方言口音的英语,在外表和习惯都表现出矿工的特质。

劳伦斯的母亲在学校当老师,讲的是贵族式的标准英语,始终认为自己受过良好教育在周围人中有优越感。

劳伦斯出身在这样的家庭,自然受到父亲和母亲各自代表的两种教育方式影响,劳伦斯更愿意接受父亲的那种直言不讳,甚至不隐晦男女之间的隐私。

劳伦斯的这种性格,为他多年后创作《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被封禁埋下祸根,毕竟与当时竭力标榜的高贵典雅绅士风度的英国社会所不容。

劳伦斯写《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这部小说时的背景:发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英国,人们生活在工业革命时代,大家更多的选择被机器所控制。

女主人公康妮,是英国查泰来家族男爵继承人克利夫的妻子,出生名门,父亲是皇家艺术学会知名的爵士,她自幼学习琴棋书画,念过大学,出过国,一位既自信又优雅、既活泼又迷人的英国贵妇。

康妮的丈夫克利夫,一个矿主和贵族查泰莱家族的男爵继承人,在波恩大学学过煤矿技术,后在剑桥大学学习,大学毕业参军入伍,在部队担任中尉。

康妮出身于富裕的知识分子家庭,克利夫则出身于贵族阶层,克利夫认为自己更加属于“上流社会”,这为他后来封闭在那个狭小的“上流社会”圈子埋下伏笔。

1917年,23岁的康妮和29岁的克利夫成婚。可一个月的新婚蜜月还没过完,克利夫不得不奔赴前线,不料,半年后,原本生龙活虎的克利夫,被人抬了回来,腰部以下全瘫痪。

克利夫同时也失去了一个29岁男人本该有的生龙活虎,他从此没有了生育能力。

康妮起初并没有放弃克利夫,反而带克利夫四处寻医,急切救治好克利夫,精心照顾、伺候他的生活起居。

然而,也许是受伤的男人的自尊受到伤害,或许是维护贵族子弟本来的虚伪和尊严,克利夫医好了身体,自己坐在轮椅上可以在庄园里四处看看,虽然身体好了,但他的心理却出了问题。

一天,克利夫对康妮说:“去找个男人,帮家里生个孩子,将来继承我的爵位和家产!”

康妮瞬间愣住了,这是克利夫对她尊严的一次严重伤害,在康妮看来,尽心尽力地伺候克利夫可以承受,无性婚姻虽然煎熬,但也能忍受,唯独克利夫对他在言语上的侮辱,在人格、道德上的不尊重,她不能忍受。

康妮彻底爆发了,把这些年自己默默承受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最后一气之下回到娘家生活一段时间。

父亲和姐姐非常赞成康妮寻找自己的爱情,追求幸福的婚姻。对于无性的婚姻生活,即使拥有物质财富再多,没有精神交流,这样的婚姻也宁愿不要。

既然丈夫为了家族的虚荣,为了个人的尊严,让康妮去找人生孩子,克利夫鼓励妻子去给他戴“绿帽”,克利夫都不在意,康妮又介意什么呢?或许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在心里也开始动摇,也想找到一段属于自己的幸福。

一次偶然的机会,康妮在查泰莱家族庄园散步时,遇上了守林人梅勒斯,从此发生了一段查泰莱夫人和她的情人之间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不仅如此,梅勒斯的内心也饱受摧残,除了战争,他唯一的牵挂,就是挂念他心爱的妻子,然而,一次回家时,他发现妻子已经怀孕,早已和另外一个男人在一起。

生活在底层社会的梅勒斯,大学毕业后参军入伍,但厌倦了战争,决定逃离,他来到克利夫家的庄园应聘守林人,为的就是能够过上最简单、原始、远离纷争的生活。也可以这么说,梅勒斯对恋情早已心灰意冷。

可命运总能让两个干渴的灵魂相遇,在茂密的丛林中,在原始欲望的冲击下,寂寞的康妮和梅勒斯相遇了。

他们由一开始的互相“厌弃”,发展到有实质性的男女关系,二人身体的交缠、产生灵魂的交融、情感的汇聚,这是他们对爱情向往的动力。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中有关于康妮和梅勒斯7次约会,都有大尺度的描写,作者劳伦斯为了探索男女的灵魂深处,大量运用了感人肺腑的艺术描写,也许就是这些所谓大尺度的内容情节,导致这本书还未正式出版发行,就遭到当时英国贵族阶层的无情封禁,长达30多年之久。

也许是不同的人的认知,导致这样的结局,也导致劳伦斯郁郁寡欢地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两年,他生前留下遗言:“这本书要过300年后,才会有人读懂其中的奥义。”

小说通过女主人公康妮在婚姻、爱情上的反叛和追求,讲述出工业文明及其带来的战争和各自违背自然的倾向对人性和人们之间最宝贵事物的摧残和破坏。也把康妮单纯追求肉体欲望的满足,升华为这是现代人精神追求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克利夫和康妮都是战争的受害者,没有战争,克利夫就不会瘫痪,不会失去生育能力,也不会让康妮去找别人生孩子。

克利夫让康妮去找人生孩子,是为了继承自己的爵位和家产,只是把康妮当着生育的机器而已,完全把感情和性分开的一个人。

康妮的反叛,不仅仅是为了单纯追求性的满足,作者劳伦斯想表达的意义,远远超出康妮个人的肉体欲满足。

她的热情、奔放、活力、追求自由都很鲜明,她无法接受克利夫那一套关于无性婚姻的理论,康妮是机器文明时代的价值追求者。

康妮没有把门第、社会地位等条件作为爱情之间的屏障和阻碍,她认为在生命价值面前,人人平等。

正因为如此,为了追求生命的价值,当康妮最后离开克利夫的时候,她没有压力,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理性思考后做出的重要决定。

梅勒斯之所以获得康妮的欢心,他具备她心中的男人本该具备的素质,当过军人身体很强健,上过大学还有教养,最重要还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梅勒斯在主人克利夫面前不卑不亢,这些都展现出他的独立个性,开始是麦勒斯是被动的,或许他担心被贵妇康妮玩弄,存有戒心,因此感情也很含蓄。

梅勒斯故意在康妮面前说当地人的土话,让康妮知道她们之间是有地位上的差异,但康妮没有介意,从此梅勒斯就打开了爱情的闸阀,一发不可收拾。

劳伦斯笔下的梅勒斯这个人物,他在争取一个社会地位低的人应该拥有的真正的爱的权力,他最后得到了康妮,其意义远超出所谓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不要太注重和纠结于中那些大尺度的有关性的描写,去体会劳伦斯想表达的真实含义吧!

《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之所以意义深远、备受欢迎,除了详尽细致的男欢女爱外,在机器文明时代大背景下,揭示了英国贵族阶层获得丰富的物质后,他们的精神世界极度匮乏这一现实问题。

推荐劳伦斯晚年写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书给大家(原著无删减版本);了解工业时代,英国贵族阶层的婚姻被剖开后,看一看那些真实、扎心的现实生活。

除了劳伦斯的封笔大作《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喜欢阅读的家长,还可以和孩子一起读一读《呼啸山庄》、《巴黎圣母院》、《老人与海》、《复活》等6册世界名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