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主帅波佐 亲手缔造意大利足球王朝

提起意大利足球,似乎在人们心中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链式防守巅峰的年代。1938年世界杯那会,酷爱了一辈子咖啡的奥地利人拉潘去了积贫积弱的瑞士,他玩了一招损的——摆三后卫,几乎不知赢球为何物的瑞士首战爆冷干掉了德国,次轮又是憾负了匈牙利,后世足球史将其称之为“拉潘的门”。

当然,在意大利把三后卫玩的风生水起的还是罗科和埃雷拉之流,也算是他们在意大利拉开了“拉潘的门”。但是我们追根溯源,他们也算是踩在前人的肩膀上,这个人就是维多利奥-波佐。

意大利足坛应永远铭记这个男人的名字,是他让意大利足球迅速在世界之林中崛起,爱琴海的蓝永远闪耀在足球世界中。他让人永远记住了“都灵神之队”,和一场惨绝人寰的空难——苏佩加空难。

维多利奥-波佐这个名字,一定意义上已经象征着意大利足球的荣耀与坍塌。从天堂到地狱,两段截然不同的时代在他身上体现。

1886年3月2日维多利奥-波佐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工业城市都灵。在英格兰学习期间,波佐为英式足球的风格而着迷,无论是从球队默契的配合还是球员超强的个人能力,都在波佐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两年后,学成归国的的波佐,被推选为都灵足协秘书长。随后波佐力排众议,联合几支都灵的俱乐部成立尤文图斯,合并后的尤文图斯队第一任教练就是波佐。

在他的指导下,尤文图斯称雄意大利足坛多年。1912年6月,26岁的波佐被意大利足协任命为国家队的主教练。年轻气盛的波佐却在随后由于战绩不佳,仅仅执教过三场比赛后便被扫地出门。1929年末,波佐成功实现了“二进宫”。

卷土重来的波佐对当时的意大利队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235阵型中发展出了所谓的WW阵型,更像是当初查普曼大帝的WM变形,将两个内锋从235的5中回撤,在这一新的3-2-2-3阵型里,一名防守型中场后撤,专门负责盯人;而边后卫们则将重心放在盯防对方边锋上。一套完整的人盯人战术就这样诞生了,波佐也成为了意大利混凝土式防守的始祖。1934年本土世界杯,波佐带领的意大利队,连斩美国、西班牙,半决赛1-0击败奥地利,决赛中,2-1逆转击败捷克斯洛伐克,豪夺冠军。

熟悉意大利政治的人对墨索里尼的名字必然会熟悉,在硝烟弥漫的政治环境下,墨索里尼政府和意大利的足球发展进程有着脱不开的关系。雷厉风行的独裁者控制了意大利足球,在“不赢球即被处死”的极端政治环境下,波佐和他的意大利队在夹缝中艰难生存。1938年,踌躇满志的意大利队踏上了卫冕征程。在淘汰赛中相继将挪威、法国、巴西斩落马下,决赛中面对强势的匈牙利,从容不迫的主教练波佐指挥游刃有余,凭借克劳西和皮奥拉双双梅开二度,意大利4-2战胜匈牙利,卫冕成功。波佐也成为迄今唯一一个两夺世界杯冠军的教练。如果没有二战,如果没有空难,也许波佐的意大利就可以在巴西之前拿到三次雷米特杯。

那是1949年的5月4日,就在那一天发生了一场足以改变当时世界足坛格局,和影响了之后意大利足球进程的灾难。

都灵刚在拉丁杯上结束比赛,乘坐一架意大利产菲亚特212客机返航,然而在恶劣天气影响下飞机多次降落失败,最终径直撞上山上的教堂,18名球员,2位教练,2位俱乐部官员,1名队医,3名记者以及5名机组人员,全机共31人全部遇难。就是那场事故,令意大利失去整整一代足坛青年才俊,并且陷入了至少16年的黑暗时代。

那时的波佐已经63岁,空难发生之后,他赶到现场认尸。在一片狼藉的事故现场,那些经过他一手提拔进国家队的队员们面目全非。他一个个辨认着队员们的身体特征,指导警方将遗体拼凑起来。尽管如此,还是有两个队员的尸体已经无法辨认。

一支堪称意大利历史上最传奇的球队,在这次空难中消失了,“大都灵时代”从那天后仅存在于历史之中,年逾六旬的波佐百感交集,他一手缔造的蓝衣帝国从“光明” 走向了“黑暗”。

Leave a Comment